博文

[性別]對女性主義常有的質疑

图片
自我標籤為女性主義者後,就常常會受到很多質疑,例如說最常見的,質疑我擁護女性主義是否有什麼隱議程或想佔便宜之類的,畢竟很多男性都無法理解為什麼我這個男性不跟他們一起壓迫女性還要解放女性(笑死)。 至於說我中資女權的也是很搞笑,我明明新資。(大霧 但最常見的其中一個就是類似於「你為什麼只關注XX不關注XX」,不然就是「X國發生這些事情女權在哪裡」之類的。像最近伊朗女性不是站起來抗爭了嗎?我在推特上就遇到有人質疑為什麼女性主義者不去關注伊朗的問題。 首先,每個人關注的重點都有所不同,女性主義者也是人,不是神,不是說每一件女性相關的事情他們都有能力有時間有精力去關注。這就好像在說,台派支持台獨,那你每一件台灣相關的議題都需要去關注,你沒有去關注那你就不是台派了。這樣一比較都可以看出荒謬的部分吧,但放在女性主義身上,很多人卻無法理解,不懂為什麼。 其次,每個人關注的方式都有所不同,加上社交媒體的分裂性和同溫層性質,你怎麼能夠確定對方真的沒有關注並聲援某些議題呢?好比這一次伊朗的抗爭,我兩天前就寫文聲援伊朗,這幾天都一直有在推特分享伊朗抗爭的圖像和影片,但如果你沒有同時跟隨我發帖的好幾個粉專和推特的話,你確定你真的知道我在關注的所有議題是什麼嗎?所以我自己也盡可能避免質疑別人是否有關注什麼議題,我覺得在網路上議論的時候都應該避免這麼做,會這麼做的人顯然就是轉移話題模糊焦點以及貼標籤。 第三,很多時候女性主義者已經關注,也聲勢浩大的響應以及聲援了,但很多人自己沒看到於是不斷質疑。好比前幾年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時候,就有發生抗爭的女性被性騷擾或性侵的情況,後來有香港黃絲質疑女權組織在哪裡,但他們卻不知道女權組織早就發起 反送中MeToo的集會並抗議黑警的性暴力。 說的難聽一些,很多事情不是女性主義不關注,而是男性們自己不關注女性主義,才會誤以為女性主義什麼都沒有關注。而且老實說,許多人權議題難道真的需要等待女性主義者嗎?男性自己覺得有問題,就不能夠自己發聲聲援?看過最荒謬的就是有男性對女警作出猥褻的動作,然後有男性質疑女性主義者在哪裡,嗯怎麼不是先質疑為什麼男性可以做出這種猥褻的動作呢? 只能說,男性有很多事情真的需要反省,不然從中國女性主義開始宣傳的6B4T,我個人倒是覺得挺認可的。畢竟男性的各種罪行就說Not All Men,一個女性就說All Female,然後男性對女性亂來的

[時事]伊朗女性因為沒有正確佩戴頭巾莫名死於道德警察的逮捕之下

图片
伊朗女性阿密尼(Mahsa Amini)由於戴頭巾的方式「不符規定」,被德黑蘭的道德警察逮捕。但沒多久就被送往醫院搶救,身上也出現遭受暴力攻擊的痕跡,最終在醫院昏迷了數日,於9月16日去世。 她的去世導致伊朗人湧入社交媒體以及上街遊行抗議,許多伊朗群眾集結至她的故鄉並參加葬禮,然後在一段影片裡可以看到,女性們摘下她們的頭巾,並大聲呼喊以示抗議。同時間,許多伊朗女性在社交媒體上傳自己燒掉頭巾以及剪掉頭髮的短片。自伊朗於1979年爆發伊斯蘭革命後,女性一旦達到7歲的年齡,就不能在沒有佩戴頭巾的情況下去上學或工作。 據伊朗官方媒體宣稱,伊朗總統萊西已經要求當局對阿密尼的死因進行調查。調查後,警方起初表示阿密尼是在被逮捕之前就患有心臟病,但阿密尼的家人否認阿密尼有任何心臟問題。之後警方也宣稱阿密尼是在和其他被拘捕的女性接觸時染病,更聲明阿密尼在移動過程並沒有任何人跟其有身體接觸,想要將阿密尼身上遭受暴力攻擊的痕跡撇除責任,這進一步激怒伊朗人民。包括男性在內,許多伊朗人民站上街頭抗議阿密尼的莫名死亡。 實際上伊朗過往並非如此激進的伊斯蘭國家,1930年代時,彼時的伊朗國王李查沙阿·巴勒維對伊朗推行一連串西方化改革,包括以現代法典代替古蘭經和伊斯蘭法為依據的法律,政教分離,推行世俗化的教育等等。也是在這個時期的伊朗,女性可以自由進入學校學習以及到國家機關工作,也不需要佩戴面紗和頭巾,李查沙阿·巴勒維甚至立法禁止女性佩戴面紗和頭巾。 從網路上觀看當時的伊朗照片,會驚訝其和歐美國家近乎毫無差異的情況。 但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世俗化政府被推翻,新建立的是一個伊斯蘭共和國的國家,也通過了新憲法《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憲法》,女性的權益被迅速打壓,法律也規定女性必須要遮掩頭髮,以及穿著又長又寬鬆的衣服。 如果你覺得我的文字有價值,你可以通過抖內給予我鼓勵: TnG:012-9241210 Maybank:112455278431 Paypal: https://www.buymeacoffee.com/yulin 你也可以參與討論或將文章分享出去。 你也可以「點贊」我的 臉書頁面 ,這樣一來就不會錯過我的文章了。 你的支持會成為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感謝。

[書評]《冷戰、本土化與現代性——〈蕉風〉研究論文集》

图片
讀完《冷戰、本土化與現代性——〈蕉風〉研究論文集》。 《蕉風》創刊於1955年11月10日,先是由友聯出版社發行,總部設立在新加坡;馬來亞獨立後才遷移到吉隆坡,取材以馬華文學為主,1999年休刊。2002年由南方大學學院復刊,並改為半年刊的形式發行。是對馬華文藝有著深遠影響的雜誌。 也因此,探討馬華文學,就不能不對《蕉風》進行研究。2016年8月20至21日,台灣國立中山大學人文研究中心、馬來西亞拉曼大學中華研究中心與馬來西亞留臺聯總合辦了「文學、傳播與影響:《蕉風》與馬華現代主義文學思潮」國際學術研討會,並在研討會後,由《蕉風研究論文集》出版計劃小組以公開徵稿的方式,邀請學者撰寫《蕉風》相關的研究論文,並集結成本書。 作為創刊於冷戰時期的文藝刊物,《蕉風》一開始就深受冷戰和國共鬥爭的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於1949年成立,中華民國依舊退守在台灣,彼時的馬華也處於國族和民族的形成,需要思考馬華文學之後的政治認同。 正是在這種時候,一群反共亦反蔣的中國文人在香港成立了友聯出版社,並南下馬來亞,創立了《蕉風》和《學生週刊》。可見《蕉風》一開始的成立,就是為了找出「共產中國」和「自由中國」以外的第三條出路,畢竟那個時候的「自由中國」本質上也不過是獨裁統治,也難怪會有對國民黨統治失望的中國文人想要探討更為自由的文學疆域。 當時的左翼馬華文學受到共產中國的影響,強調現實主義,在國族和民族的認同上則傾向落葉歸根。反觀《蕉風》一開始就強調現代主義,並在國族和民族的認同上傾向「馬來亞化」、落地歸根的態度,貌似高舉右翼的大旗。但有趣的是,隨著主編的不同,《蕉風》在取材上也會出現在左翼和右翼之間反复的情況。所有主編同樣著重的是文學的自主獨立性,馬華文學的在地化,以及「非共」的態度。 從這點也能看出,友聯南下的香港文人,對馬華文學是有一定的期許,他們相信馬華文學可以走出迥異於中國文學的道路(無論哪一個中國),並成為世界的一個主流文學。可惜歷史的發展並沒有讓他們的期許成真,馬華文學不被馬來西亞視為國族文學的一部分,在513事件後,馬來民族主義高漲,在期許無法達成的情況下,這些香港文人最終只能選擇離去。 但他們已經給馬華文學帶來深遠的影響,甚至協助形塑了馬華人的國家認同。在現今大中華至上主義不斷瀰漫在馬華之中的情況,也許我們應該都再好好看看當初《蕉風》的創立,好好思考馬華的獨立自主性。

[書評]探討達爾文植物學家一面的Darwin's Most Wonderful Plants: Darwin's Botany Today

图片
讀完Darwin's Most Wonderful Plants: Darwin's Botany Today。 對查爾斯·達爾文,想必很多人都認識他,即便對他的生平事蹟不了解,也還是知道他提出的天擇演化理論,以及他的大作《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演化論和《物種起源》讓達爾文名揚天下,也載入史冊,但這個名氣也遮掩了達爾文作為植物學家的名聲以及優越。在《物種起源》發布之前,達爾文就有發表《藤壺科與花籠科》(A Monograph on the Fossil Balanidæ and Verrucidæ of Great Britain)這本著作,收錄他對藤壺科與花籠科這兩種植物的觀察以及研究。 在《物種起源》之後,他更是發表了六本跟植物相關的研究著作,包括《不列顛與外國蘭花經由昆蟲授粉的各種手段》(On the various contrivances by which British and foreign orchids are fertilised by insects)、《攀緣植物的運動與習性》(Movement and Habits of Climbing Plants)、《食蟲植物》(Insectivorous Plants)、《異花授精與自體授精在植物界中的效果》(The Effects of Cross and Self-Fertilisation in the Vegetable Kingdom)、《同種植物的不同花型》(The Different Forms of Flowers on Plants of the Same Species)以及《植物運動的力量》(The Power of Movement in Plants)。其中的許多觀察和研究不僅奠定了植物學的基礎,達爾文在著作中遺留下來的某些問題甚至到了現代都依舊找不到答案,從此可以看出達爾文在植物學的造詣之深。 Darwin's Most Wonderful Plants: Darwin's Botany Today一書正是通過闡述達爾文發表過的7本植物學書籍,來告訴讀者達爾文在演化論背後的另外一面,同時也藉此介紹一些相關的最新植物研究,以及植物學。 實際上,對達爾文生平事蹟有所了解的話,應該就知道他在推測出演化論的概

[歷史]祝馬來西亞日快樂

图片
1961年5月27日,當時的馬來亞首相東姑阿都拉曼在新加坡的東南亞外國記者聯誼會上倡議由馬來亞、新加坡、汶萊、沙巴和砂拉越共組成一個新的聯辦國家——馬來西亞,以尋求更為密切的合作關係。但這個構想主要是基於彼時東南亞共產勢力的蔓延,加上馬共依舊有死灰復燃的機會。為了避免共產主義的勢力繼續在東南亞擴大,需要在東南亞設立一個抵抗共產主義的基地,於是馬來西亞的概念便因此而生。 當時新加坡由於了解到除非和馬來亞合併,不然英國不會讓新加坡獨立,因此同意馬來西亞的概念。但新加坡的華人人口比例較高,若加入馬來西亞,將導致華巫人口的比例差距減少。為此才提出將英屬婆羅三邦也一併納入,以平衡各族人口的比例。可是之後由於政治理念的不同,新加坡最終還是在1965年8月9日,獨立為一個新興的國家。 一開始汶萊贊成這項計劃,汶萊蘇丹對合併有著濃烈的興趣,而立法委員會的動議也通過加入馬來西亞的提案,但汶萊人民黨主席阿扎哈里發對加入馬來西亞的計劃,他主張北婆三州應該合併為一個國家並爭取獨立,並在1962年12月發生叛變,但被英國鎮壓。雖然之後汶萊蘇丹依舊維持加入馬來西亞的想法,但由於汶萊需要繳交的石油稅收過高,加上汶萊蘇丹提出其統治者地位應該比馬來亞州屬的統治者要高的條件被拒絕,最終汶萊蘇丹拒絕加入,直到1984年才宣布獨立。 至於沙巴和砂拉越,一開始是拒絕加入這項計劃,由於當地馬來領袖擔心加入後地位不被重視,而非馬來人則是擔心人口比例的改變會導致他們的權益受損。但1962年初,英國派遣以葛波為首的5人委員會民意調查團前往沙巴和砂拉越進行調查,調查結果是兩地三分之二的人民都同意加入,但條件是兩地的國會代表比例應高於馬來亞任何一州,並且擁有控制外來移民的主權、保留官方語言為英語,以及不設官方宗教。 原本新聯邦的成立是計劃在1963年6月1日進行,但為了配合馬來亞的獨立日,計劃被延後至1963年的8月31日。可是之後由於印尼和菲律賓對新聯邦的反對,計劃再度被延後至1963年的9月16日。 雖說如此,但在馬來西亞成立後,一直以來較為被重視的,依舊是8月31日的獨立日。除了有公共假期以外,政府也會在831時舉辦盛大的慶祝儀式。直到2009年10月19日,經過國會辯論之後,2010年起的9月16日馬來西亞日才被列為全國公共假期。 如果你覺得我的文字有價值,你可以通過抖內給予我鼓勵: TnG:012-924

[時事]黑美人魚不尊重原作?

图片
前幾天《小美人魚》真人版的預告片被公佈了,於是又引來一波質疑選角的情況,有許多人都堅持說迪士尼這麼做是為了迎合政治正確、「左膠」、「不尊重原作」等等,還有人很激烈地說自己的童年被毀了云云。 我自己看了覺得挺好笑的就是了。 首先《小美人魚》的原作並非那個紅發白膚的小愛麗兒,而是1837由丹麥作家安徒生發布的《美人魚》。如果真的讀過原作,就知道其實迪士尼已經魔改過美人魚的劇情了。例如說原文從來沒有提過小美人魚的名字、頭髮顏色和膚色;也提到說美人魚可以活三百年,但沒有靈魂,因此一旦死去就會變成泡沫等等。更重要的是,小美人魚最後沒有獲得王子的青睞時,他的五個姐姐從女巫那裡(嗯,對,女巫也不是大反派,沒有故意變成美女去欺騙王子)獲得一把匕首,只要用這把匕首刺殺王子,然後將王子的血滴到自己腳上,就能夠恢復人魚之身。 故事的結局還是相對來說是美好的,小美人魚最後沒有殺死王子,但在融化成泡沫後卻因為自己的善良獲得了靈魂,並前往天堂。 所以迪士尼已經魔改到不行了,更何況之後還有《小美人魚2》、以及前傳性質的《小美人魚3》,更是大量添加原作沒有的設定,我真的無法理解所謂「不尊重原作」是什麼意思。即便說的僅僅只是迪士尼自己的動畫《小美人魚》,我也想提醒一下各位,那是它的作品,它顯然可以想做些什麼就做些什麼。 好比說《睡美人》的動畫,雖然蠻接近夏尔·佩罗和格林兄弟的版本,但其實這個故事有很多個不同版本,例如夏尔·佩罗的版本就是改寫自巴西耳的版本,其中睡美人會甦醒是因為被國王強暴後生了兩個小孩,然後其中一個小孩將睡美人手指的亞麻吸走,他才醒了過來,要談「尊重原作」根本無從談起。 而《睡美人》動畫衍生出來的真人版電影《黑魔女:沉睡魔咒》也是另一個大魔改,完全洗白原本動畫的大反派黑魔女,但那個時候我可沒有看到任何人覺得「不尊重原作」和「童年被毀了」啊。 至於接下來另一個很爭議的選角就是《白雪公主》,這個也很多人喊「不尊重原作」,但真正的原作(不是被迪士尼魔改後的動畫)裡,皇后最後就被懲罰套上燒得通紅的鐵鞋跳舞至死,要尊重原作的話,不如先從這一段落開始? 當然這並不代表迪士尼就不應該被批評了。我必須指出迪士尼這種將白人公主的選角改成黑人以彰顯自己的多元性是一件偷懶到極致的行為。真正的多元性並不應該只是挑選角色,《阿拉丁》某個程度上就做得很好,甚至2009年時迪士尼的作品《公主與青蛙》也比現在這種做

[政治]趙少康亂用月餅典故有感

图片
常常看到中文圈的人亂用一些中國的歷史典故,每次看到都覺得受不了。 最近看到的就是趙少康說自己收到朋友月餅,裡面暗藏紙條寫「1126下架民進黨」。整篇文字吐槽點太多,我竟不知道該從何開始。 台灣身為現代民主國家,要是想要讓政府輪替,是可以通過選票進行,如果還需要到古代朱元璋那種「揭竿起義」的做法,那這個國家豈不就是一個獨裁國家?那趙少康天天在節目上肆意毀謗民進黨,為什麼還可以活著?反而國民黨當年倒是常常一言不合就將異見者給處死,在當時的台灣恐怕才真的需要「八月十五起義」的月餅。 而且今年1126是台灣中期選舉,根本就沒有投選政府和總統,至於需要投票的直轄市長和縣市長,目前大部分根本都是國民黨勢力,何來「下架民進黨」一說?顯然就是訴諸民粹的手段。 說到底如趙少康之流正是因為身處民主國家,才可以如此胡言亂語,在極權國家裡,別說指出極權政府的錯誤,就算不知情情況下說錯話都會被懲罰。今年6月3日李佳琦在直播帶貨時不小心播出坦克造型的蛋糕,導致自己的直播被封,至今依舊下落不明。前不久安培去世和最近的英女王去世,整個中國網路都需要封鎖《可惜不是你》這首歌。 往事歷歷在目,可笑趙少康等人還可以視若無睹,並且不斷抹黑民進黨,一直「塔綠班」、「綠共」的叫。最諷刺的是,既然都可以用「共」來指代極權和獨裁,那為什麼還要親近中共這個極權獨裁的敵對政府呢?搞笑至極。 至於會相信趙少康等人的台灣民眾,那就真的只能說是蠢了。 如果你覺得我的文字有價值,你可以通過抖內給予我鼓勵: TnG:012-9241210 Maybank:112455278431 Paypal: https://www.buymeacoffee.com/yulin 你也可以參與討論或將文章分享出去。 你也可以「點贊」我的 臉書頁面 ,這樣一來就不會錯過我的文章了。 你的支持會成為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感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