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小說]亂象

图片
看著熒幕上寫著「我們的團隊已經把相關的書籍下架了」,他滿意地笑了,這才對嘛,LGBT這種違背大自然的產物根本就不存在,一堆人選擇罪惡的生活還膽敢說自己是天生,還出版成書,真是搞笑。 啐了一聲,他自言自語道:「就是太自由了才會那麼多亂象。」 關閉電腦後,他站起身體,雙手舉高,大大伸了一個懶腰,後背卡卡卡地發出聲音,他愜意地呼了一口氣,決定去書店一趟。自己下訂的書籍應該也到了,現在MCO不能出門,也只好待在家裡讀書了。 來到書店後,他向櫃檯後的店員說明來意,想著馬上就可以拿到夢寐以求的書了,不免雀躍。但店員卻只露出一臉難色,什麼動靜都沒有。 他有點不耐煩了,說道:「怎麼了?快去拿我的書啊!還等什麼?」 店員低頭說道:「非常抱歉先生,這本書已經被下架了,無法繼續售賣。」 他頓感晴天霹靂,勃然大怒。幾經詢問下,才得知原來是因為書的封面有一隻豬,被客戶看到了進行投訴,因此書店便將該書下架不賣了。但這個解釋並沒有讓他感到滿意,反而讓他更為憤怒:「我又不是穆斯林,關我什麼事情!」但無論他對店員如何死纏爛打,甚至鬧到主管出來,他還是沒有拿到他下訂的書籍。 憤憤然離開書店的他,往街道旁的落葉踢去,以發洩自己心中的怒火。 「嘖!到底是誰那麼多管閒事?」他一邊想著,一邊決定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份雜誌就回家。 到了便利商店,他按照平時的習慣,走到放雜誌的地方,卻發現原本放雜誌的地方竟然空無一物。 「這怎麼回事?」他有點慌了,向便利店裡另一端的店員高聲詢問道:「這裡的雜誌呢?怎麼都不在了?」 店員回道:「都不能售賣了,有人投訴說裡面的女性圖片都沒有遮住頭髮,所以只好全部下架了。」 他失魂落魄的離開便利店,還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路過一家餐廳,聽到餐廳的電視傳來新聞報導:「在經過激烈的討論後,國會決議通過『清真出版法案』,只有符合伊斯蘭標準的出版品才准許在馬來西亞進行售賣,預計這項法案將會對我國帶來極大的衝擊……」 新聞播報員依然用著標準的腔調繼續播報新聞,他卻只能茫然站在路中央,身邊經過一個大叔,說道:「這就對了,就是太自由了才會那麼多亂象……」 我個人目前自身是有工作,所以我寫文章基本上都是自己的興趣,暫時也沒有經營付費頁面的打算。雖說如此,我寫文章也需要耗費相當大的精力(查找資料、整理、撰寫等等),也使用了我相當部分的空閑時間。因此,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有所幫助,而你又願意請

[社會]能不出門,就是一種Privilege

图片
我知道很多台灣人以及馬來西亞人現在看到還有人出門會感到很焦慮,我覺得還是要不厭其煩地多說幾次,能夠選擇不出門,其實也是一種privilege。 (當然能夠不出門卻硬要出門的不在討論範圍內。) 我不太想用privilege的中文翻譯——「特權」,我覺得這個翻譯並沒有完全涵蓋它的意思,privilege的解釋是:「having special rights, advantages, or immunities.」特權只是privilege的一部分。 像現在疫情下,能夠選擇不出門,就是一種privilege。因為這要么代表你的工作可以居家、要么你本身有被動收入,不然就是你有儲蓄可以讓你待在家裡依然可以過活。 今天是所謂加強版MCO 3.0的第一天,然後我今天開車上班時直接堵車,你就知道很多人也許根本沒有選擇,只能乖乖出門做工。 所以我真的超煩那些一直喊要「封城」的人,台灣可能還可以這麼做,但馬來西亞最大的敗筆,就是去年我們已經實施了一場全面的封城,國庫的金額顯然已經沒辦法再支撐另一波全面的封城,而許多人民(包括許多小販和小企業的老闆)也沒辦法再面對,要是再一次全面的封城,結果很顯然就是許多企業和店鋪關門,然後高漲的失業率,進一步衝擊我們本就不強勢的經濟。 這些其實都是老生常談,很多專業的人士能夠說得比我要清楚太多了。所以我真的搞不明白那些還一直在喊封城的人到底在想什麼?要是有這個時間,不如拿來批評政府執行力低落以及執法雙重標準的問題更好。最不濟出門抓沒有好好遵守SOP的人,都比喊「封城」要來得有效率多了。 我個人目前自身是有工作,所以我寫文章基本上都是自己的興趣,暫時也沒有經營付費頁面的打算。雖說如此,我寫文章也需要耗費相當大的精力(查找資料、整理、撰寫等等),也使用了我相當部分的空閑時間。因此,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有所幫助,而你又願意請我喝杯咖啡、或者吃頓飯的話,那你可以點擊以下鏈接給予你覺得適當的金額。 https://paypal.me/linfavourite 當然如果你沒辦法支付任何金額,卻又想要給我一些幫助的話,你也可以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身邊的朋友。 你也可以「點贊」我的 臉書頁面 ,這樣一來就不會錯過我的文章了。

[隨筆]干卿何事?

图片
我今天才跟人提到說這世間有太多的爭議都是因為我們太多管閒事造成的,很多事情只要我們秉持著「關我屁事」的心態去看,那些爭議就會自然消失無踪。 同性戀結婚會影響到異性戀嗎?不會。但是很多異性戀者就是覺得同性戀者不該結婚,有的甚至連男性性器官不相符的蠢話都能夠說出來。但問題是,關你屁事?同性戀者自己覺得相符就好了啊。他們在床上要交配時打算怎樣做、用什麼姿勢,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而已。 宗教信仰也是一樣。一個人要不要相信神明、要相信哪一個神明,也是這個人自己的事情。他對宗教戒律要不要遵守,要遵守到哪個程度也是他自己的事情。我是真心不懂為什麼這麼多人要多管閒事去在意別人的信仰。包括許多伊斯蘭國家還是將「脫教」視為重大罪責,甚至很多穆斯林女性也被家族逼迫要遵守伊斯蘭極度性別歧視的衣著規矩。更搞笑的是,我不懂為什麼連華人都要參一腳。看到馬來女性沒有戴tudong就在那裡問「誒做麼她沒有包頭」,關你屁事?「誒做麼那個馬來人吃豬肉的」,關你屁事? 甚至一堆家長都很需要有這樣的心態,不要自以為是地將各種行為強加在孩子身上,孩子有他們自己的人生要度過,有他們自己的選擇,家長強迫了又有什麼用?不是徒然讓孩子憎恨自己嗎?最可怕的就是一堆天天抱著「我是為你好」的家長,真的大可免了!你的孩子說不定希望你不要這麼為他們好吶。 身為家長,你可以擔心你的孩子,這沒問題,但不要去干涉你孩子的選擇。時時刻刻抱著「關我屁事」的心態,自然家庭和諧、子女親近。 (覺得肯定會有槓精說「那就不要教導孩子了?」,如果你教導孩子是只能用強加和違背孩子意願的方式,我真替你孩子感到悲傷。) 至於各種三姑六婆的「關心」那就更不知所謂了,不需要不需要,讓孩子自由發揮人生就好,少碎嘴了。 我甚至都覺得學校管太多了,我一直無法理解髮禁和各種服裝規定有什麼意義,禁止了會讓學生成為一個更好更善良的人?我們社會衣冠楚楚的敗類一堆啊,在意服裝和頭髮根本沒有意義。又比如說手機,如果使用手機會影響上課,那就禁止上課時使用手機就好,為什麼要全面在校園禁止學生帶手機呢?最有趣的是某些學校只要有老師申請,學生就可以在上課使用手機,但下課和放學依舊完全不可以使用。所以這是??百思不得其解,我總是陰險地將其視為校方為了節省自己麻煩才做出來的狗屁倒灶事情。 實際上,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人能夠關注的事情也是有限的,已經有研究證實了這點。當我們把精力和時間都放在

[社會]淺談身障人士

图片
最近在推特上認識一位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Cosplayer,叫做「輪椅女孩雪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是一種遺傳性的神經疾病,它會造成運動神經元退化、肌肉萎縮無力,最後造成死亡。雪莉她從14歲開始就需要坐輪椅,但她從小就很喜歡動漫,於是才踏入cos圈。不過因為她需要坐在輪椅上,常常會被質疑,說她這樣cos不好看、不還原,甚至會批評她說哪裡有cosplayer坐輪椅cosplay,或者說她污辱自己的角色等等。 我聽到她的故事後,真的覺得我們的社會對身障人士還是有很多的歧視以及不理解。我們似乎一直有一種「你都身障了那就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事情了」,但我們卻忽略了一個關鍵,除了他們的身障情況外,每一個身障人士都跟我們一樣是人。我們有的七情六欲,他們都有。而如果今天他們可以做一些他們喜歡的事情,又不會干擾或阻礙到他人,我不明白我們為何不能對他們釋放多一些善意呢? 說得難聽一點,我也覺得很多cosplayers的出角不好看不還原啊,那我難道可以到cosplay場次一個個去品頭論足嗎?很可能馬上就被趕走了吧。 當然我這麼說也不是要大家去可憐這些身障人士,恰恰相反,我覺得這些身障人士最不需要的就是憐憫了,反而他們更需要的是我們對他們的尊重,以及無障礙環境式的公共設施。我以前有一段時間做過Grab司機,就曾經有載過一位盲人,剛好也是位老師,我當時就是去學校載他回家,然後有跟他閒聊了一陣。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跟我有什麼太大差異在,大家都只是在這個世間平凡地生活,他會有一些不便利的地方沒錯,但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他也接受,然後繼續過他的日子。 所以他們需要就是「尊重」二字而已,不要歧視,把他們視為「人」來看待,我覺得這樣就好。 另外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修改馬來西亞的公共設施,讓它們成為無障礙環境,方便這些身障人士使用。馬來西亞的公共設施真的是從來沒有在乎身障人士是否能夠使用,坦白說,連身體沒有任何障礙的人去用都可能會有困難。我前不久在臉書上有看到一個帖文,就發生在馬來西亞,有一位也是依靠輪椅行動的網友,在ATM機前遇到一位盲人需要取錢但卻辦不到,因為ATM機沒有盲文或聲音引導,而這位網友也幫不到忙,因為他坐在輪椅上,ATM機太高,他也看不到熒幕。後來是找來了另一個沒有身障情況的人,才成功幫助到這位盲人。 我覺得這是我們應該要反思的部分,身障人士很多時候不是不願意自己獨立,而是

[歷史]較真的精神

图片
我覺得中國古代史官有一個優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那就是「較真」,體現出來的就是「說真話」,這也是史官的氣節所在。當然這種較真並不是指對史料的較真,畢竟中國古代的歷史記載有時候不會客觀,而是會迎合記載者自身的觀念和思維,這導致歷史文獻的記錄很多時候需要額外考察,不能盡信。 不過我所謂的「較真」,是指這些史官會記載自己心裡真正相信的真理以及事實,而不是一些連自己也不相信的虛構之物。當然難免還是有人(而且是大多數人)會為了歌功頌德,而扭曲了自己記載的文字,但也有史官是真的拿命來記載歷史!對這些史官而言,歷史就是針砭時事的工具,要么是為了借古諷今、教化世人,要么是匡扶聖上、賴以治世。所以「頭可斷、血可流」,但該怎樣記載就是怎樣記載,寧死不屈。就連文天祥也對這種氣節感到佩服,他的《正氣歌》在「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後便用了16句來列舉歷史上他覺得富含正氣的歷史人物,前兩位就是記載歷史的史官:「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齊太史就是齊國的太史,即記載齊國歷史的史官。當時齊後莊公與崔杼的妻子東郭姜通姦,還把原本屬於崔杼的冠賞給別人,這讓崔杼極為憤怒,找了一個機會派自己的手下把齊後莊公殺掉了。於是齊國太史就記下「崔杼弒莊公」,崔杼大怒,把這個史官給殺了。這位太史沒有兒子,但有三個弟弟,他的大弟就繼承了太史的官位。想必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哥哥是怎樣死的,但他依然寫下「崔杼弒莊公」,於是崔杼也將這個大弟殺了。於是就輪到太史的二弟繼承官位,他也這樣記載,崔杼也將二弟殺了。到了太史的最後一個弟弟,他依然寫下「崔杼弒莊公」!崔杼最終只好放棄。 故事還沒結束,太史有一個族人,不知其名,文獻上只說是南史氏,他以為太史一家都已經被殺了,於是拿上竹筒前往宮裡,準備要去寫下「崔杼弒莊公」。只是後來發現已經如實記錄了,才轉身離去。 這就是我所說的史官氣節! 董狐則是晉國的太史,姒姓,董氏,名狐,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史官。當時趙盾是晉靈公的臣下,但靈公荒淫無道,趙盾多次進諫,惹得靈公不滿,於是他派刺客鉏麑刺殺趙盾。但鉏麑被趙盾的氣量感動,不願意殺他,又不願意違背自己君主的命令,於是自殺。不過靈公沒有就此罷手,他埋伏了甲士要殺趙盾,趙盾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便逃離晉都,在晉國其它城市躲藏。之後因為趙盾的堂弟(有說是侄子)趙穿殺死靈公,趙盾才回到晉都,扶持另一位公子為君,即晉成公。 董狐對此事件的記載為:「趙盾弒其君夷

[政治]科技大國?

图片
中國成都第49中學在5月9日母親節的時候發生一名17歲男孩從樓頂墜落死亡的事件,之後根據流傳出來的消息,顯然疑點重重,也因此導致很多成都人都要求找出真相。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自由的囚鳥對 事件的整理 。 在這起事件裡面,其中一個被詬病的重點,就是學校一開始拒絕讓學生的家長看監控,之後更是宣稱監控有問題,即便有監控畫面流出,但案發時間的監控記錄卻消失了。中國身為監控大國,之前還有人沾沾自喜說在中國任何罪犯都逃不過監控的範圍,但每次有事件時監控就會突然離奇故障,真是有趣。 網路就有人進行搜索,發現單單自去年10月開始,就可以找到5起學校發生的事件,包括: ● 2020年10月北京私立學校一名17歲女孩墜樓身亡,學校宣稱監控壞了。 ● 2020年10月江西贛州一名15歲女孩從宿舍墜樓身亡,學校宣稱監控壞了,警方也不立案。 ● 2021年3月廣州一名高二男孩在家自殺,後來發現他的睾丸表皮破裂,懷疑他遭受校園暴力,學校宣稱監控壞了。 ● 2021年3月重慶涪陵職教中心有一名女生墜樓身亡,中心宣稱監控不全。 ● 2021年4月河北邯鄲一名高三男孩請假未果跳樓,學校宣稱監控壞了。 由此可見沒有相應合理的體制以及結構(AKA政治制度)來決定該如何使用,所謂的科技也只會淪為有權有勢者用來遮掩真相的工具。 我看到母親拿著孩子的照片懇求真相,真的覺得超級難受。對一名母親來說,恐怕沒有比著更刻骨銘心的母親節了。 自然的,在成都人自發來到學校要求真相時,中國網路馬上開始流傳起「境外勢力」操控的說法,認為這些訴求真相的成都人就跟香港反送中人士一樣是被西方國家利用,甚至收買了。我個人覺得這其實相當諷刺,畢竟當年反送中事件時,這些成都人說不定就有人會罵香港人廢青,但現在輪到他們的時候,不懂他們會不會因此明白香港當初為何要進行抗爭呢? 應該不會吧。我總是不由自主將人性想得更美好一些。 更可怕的是,連這種墮樓事件,也沒有媒體敢採訪調查,只能轉發官方通告。在中共極力打壓下,每一個中國媒體,都已經變成馴服了的工具,只能乖乖說出中國官方想要說的話,這種媒體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所以為什麼政治體制會這麼重要,為什麼台灣死都不願意跟中國統一,有誰會希望自己的孩子長大了後不明不白地死在學校裡,而自己要求真相時,還要被罵勾結境外勢力呢?誠然民主國家也有它的問題,甚至某些民主國家遠遠不合格,例如馬來西亞政府。但我在

[政治]淺談以巴衝突

图片
最近哈馬斯發射導彈射擊以色列被攔下,然後被以色列反擊的消息,讓中東地區的和平又岌岌可危。但我看了看中文圈子,發現大家清一色的譴責巴勒斯坦和哈馬斯,覺得還是有必要說一說以巴抗爭的一些事情。 首先我們要先搞清楚的事情是,猶太聖典妥拉(也就是聖經舊約)清楚記載,猶太人的先祖亞伯拉罕並非迦南最開始的居民,亞伯拉罕原本也是居住在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後來「受到神明感召」,才遷居至迦南,而當時迦南已經有其他居民了。 之後,因為迦南這塊土地非常肥沃,猶太人以此為據點建立起了自己的國家,包括我們耳熟能詳的大衛王和所羅門王,就是古以色列王國勢力最為盛大的時期。但所羅門王去世後,古以色列王國開始分裂,後來就被巴比倫打敗,失去了政權。之後這塊土地遭遇許多戰亂,有許多不同政權控制這塊土地,也因此猶太人慢慢地只剩下小部分了還留在此地,其餘的就四散各地。 直到後來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時期,當時的巴勒斯坦也只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一個省,而且最大的民族就是阿拉伯人。但之後在西方國家的主導下,許多猶太人開始移居到巴勒斯坦,導致巴勒斯坦的猶太人數量節節上升,也因此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開始不斷起衝突,猶太人復國主義也因此高漲。於是在聯合國的主導下,通過決議,將巴勒斯坦地區劃分為兩個國家——猶太人的以色列以及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 但當時領土的劃分讓只佔有1/3人口的猶太人得到巴勒斯坦56%的土地,而原本控制巴勒斯坦94%土地和2/3人口的阿拉伯人得到43%的土地。這也導致阿拉伯國家聯盟拒絕服從聯合國的劃分,繼而引發1948年的第一次中東戰爭。之後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在同年7月向阿拉伯軍隊發動「十天進攻」,取得勝利。之後雙方達成停火協議,並劃清界線,而這條界線使以色列額外佔據了約旦河西方23.5%的管轄領域。從這一刻開始,以色列就沒有遵守過聯合國一開始定下的以巴領土劃分,反而不斷侵占巴勒斯坦的領土。 所以我們從以色列的歷史就可以看出,雖然猶太人自認為自己有權利「回到故土」,但這真的只是自以為是,唯一能夠支持他們的論述也只有「宗教」,相當可笑。在這一方面來看,當時擁有巴勒斯坦大多數土地、定居時間遠超猶太人的阿拉伯人,比猶太人更有資格宣稱巴勒斯坦的主權。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這部動畫,極其諷刺所謂的「應許之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vIyrrjTTY ) 猶太人能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