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日星期一

种族与回教(转)

转载自:废言辉语:分享:种族与回教

原文出自: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8009

【特约评论/法立诺(本刊黄书琪翻译)】说起来奇怪,回教在经历1400年的传扬之后,却依然有回教徒无法参透所信仰的宗教的普世价值。更奇怪的是,有些人一边强调回教的普世性、男性信徒或女性信徒之间的情谊,却又无法搞清楚回教信仰与种族主义是两码子事。

时至今日,这样的口不对心依然处处可见,很悲哀的,许多回教社群已经习惯、以为浅肤色者天生就具有优势,掌握特权。更有趣的是,回教徒会因美国、欧洲的白人改信回教而雀跃万分,但对于每年成千上万的非洲人或亚洲人改信回教的事实,却好像没有一点激情表现。

令人难过的是,当这种思考体现在今日的政府治理与政治领域中,有些回教徒依然把种族与血缘置于竞争能力和成就之上,更不管宗教信仰,他们的种族性思维已经根深蒂固的留在脑海中,以为某些种族理所当然的就比其他人来得优秀。

最近,在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就出现这样一个案例,当雪兰莪州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任命华裔女性刘秀梅出任雪州经济发展局的总经理,引发一连串争论。撇开刘秀梅是卡立依布拉欣依法任命的事实,一些人以雪州马来人回教徒会反对这项任命为由,公开反对这项人事任命案。但是,大家又是基于什么理由而反对呢?因为她是一名华裔女性吗?

这些反对者之中还包括部分回教党成员,这让马来西亚种族政治本来就波涛汹涌的池水更添几股暗流。

回教强调肤色无差

当马来亚在1957年独立时,就因为各种不同种族与社群,因而成为一个多元宗教与族群的国家。30几年过去之后。这个国家却仍然是保守定调,而且,政府更打算把回教价值融入马来西亚宪法,让右翼民族主义政治添上回教色彩。

讽刺的是,马来西亚的回教组织似乎只对查禁书籍、禁止某些行为(包括最近可能针对瑜珈发布禁令)以及各种道德政策比较有兴趣。回教学者们也许会问,难道回教的普世价值就存在于这些社会工程的微尘当中吗?难道马来西亚的领导人没有意识到,抑或是已经遗忘,回教教旨中最简单的一个平等信仰,强调的就是肤色无差,而“种族”之于回教,更是一个不相容的概念。

马来西亚现在所面对的困境,一如其他回教社会所面对的一样,在捍卫与推广回教的同时,也要捍卫与促进回教徒的共同利益。以马来西亚为例,回教徒几乎都是马来人,因此也被看做是捍卫与促进马来人的利益,所以民族主义就不断宣扬马来文化的支配地位。那么,这些关回教什么事?

这就是需要正统回教学者们来搞清楚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了。我们不能忘记,回教的成功与回教徒的成功是毫不相干的两回事,二者之间也可能会有相悖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明白,回教的胜利,意谓着上苍的普世价值如众生平等获得胜利。

政治胜利不代表符合回教伦理


另一方面,回教徒的胜利,可能是某一段时间的政治胜利,并不代表符合回教的伦理规范。举例而言,沙旦胡先(Saddam Hussein)打败科威特,这是一个回教国家打败另一个回教国家的战争,这能算是回教的胜利吗?

同样的,回教徒在平等与唯才适用的制度底下,竟然公开要求特权与优待,这是回教的胜利吗?

那些认为雪州经发局总经理一职应该由马来裔回教徒出任,而反对任命刘秀梅出任雪州经发局总经理的人,应该扪心自问──你们到底在争取什么?我们应该强调马来人回教徒的支配权还是选择植基于绩效、平等的管理?回教学者会提醒你们,后者才是属于回教的,前者则否。

无论如何,回教徒应该去思考,种族社群主义者其实就像是不同的教派,这些分门别派在正统回教与伦理当中根本不存在。且引述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一句话:“告诉我,亚当是哪一族人?”我想这已足够说明一切。

linfavourite signature

2 条评论:

  1. 马来回教,和穆斯林有关系吗?听你的观念,怎么和其他地方包括中国穆斯林差别蛮大。

    回复删除
  2. 回教徒就是穆斯林。

    至于为何差别这么大,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一直自认为是主人,结果渐渐迷失了吧,毕竟权力是会令人腐败的!

    幸亏不是所有的马来回教徒都这样子,幸好!

    回复删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