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感想]读黄书琪时评后感

图片
【时评】如何化解上世纪种族之爭?

这个时评的说法真的只能说是居心叵测,我们华人一直来争取的都是公正、平等以及自由,结果在黄书琪议员的眼里,我们华人就是在使用着自己的“民族主义”来对抗马来人的“民族主义”?

我们华人可没有鼓吹举办华人大会,我们也不是那个说华人有钱所以要帮助马来人的人,我们甚至愿意同意统考需要有SPM国语优等,我们已经活得如此卑微了,可是最后当某些思想极端的马来人以民族主义来攻击我们华人时,这却变成了“上世纪的种族之争”了?

在这里顺带转载林韦地医生的留言:
“黃書琪搞錯了吧,當初說要換政府後馬上承認統考的是行動黨,而不是董教總或支持統考的團體啊。”
是啊,我们从来都没有说过换政府后马上承认统考,不过现在看来都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开始就应该穿宋卡、进伊斯兰、不吃猪肉、不说华文、忘记中华文化、摒弃独中和华小,好避免一小部分的极端分子恐惧我们华人。

我们却没有这样做,这的确都是我们华人的错。

[人文主义]从宗教与种族和谐法谈言论自由

图片
目录 前言
争议
我的立场
言论自由与宗教信仰
总结




前言 前不久,我国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拿督慕扎希说政府将制定3项旨在保护各宗教与种族免于侮辱的新法案。
慕扎希:拟3新法护宗教与种族和谐,最快在10月国/
Govt to table Bill to protect ‘religious and racial sensitivities from insults’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很大,和之前的假新闻案相比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尤其是所使用的字眼是“sensitivities”以及“insult”,而这两个字眼的解释可大可小,一旦大起来,几乎所有批评宗教的言论都可以被归纳在“insult”里面,包括前不久沸沸扬扬的11岁新娘的事件。

更重要的是,我个人认为,没有任何一种思想有免于被批判的权利,也没有任何一种群体可以无条件被尊重。

而嘲笑以及讽刺,也正是属于一种批判。言论,也只有在实际带来伤害时,才应该被制裁。

因为历史,已经无数次的证明,针对言论自由的禁锢不管多小,都将带来不可收拾的后果。

也因此我打算借这个新闻,来探讨一个在马来西亚常常被提及,可是却很少被探讨到的话题——言论自由。






争议 虽然大家都赞成言论应该要自由,而且大家也赞成所谓的自由并不等同于毫无底线的随心所欲,可是大抵在所有的自由行为里,只有言论自由的底线是最难划定的,也是引起最多争议的。

例如说仇恨言论到底是否属于言论自由的一部分,这点即使在言论自由发源地的西方国家都依然是激烈争辩,到今天还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而我的立场则是和法国启蒙时代思想家伏尔泰的立场相近: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也就是说,我认为言论自由的底线应该尽可能低,也就是一、政府越少介入越好;二、唯有言论真实损及到个人利益的时候才介入。




我的立场 我会这样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一个自由的社会里,在没有科技可以得知人类想什么之前,思想自由绝对就是最后的底线

可是思想自由有个吊诡的地方,就是思想本身其实是无法被散播的,也因此思想需要一个载体,那就是我们的言论。

也因此言论一旦无法自由,就等同于思想的自由被限制了:我可以自由不断地想我痛恨纳吉,可是如果我没办法说出这句话来,那我的思想最后也只能局限在我自己,那一定程度上这个思想其实也是受到禁锢的。

所以言论自由其实是一种很特别的自由:它本身具有相互性,也就是说今天我的言论自由必然要建…

简介幽门螺旋杆菌

图片
目录 前言
简介
感染途径
症状
诊断
治疗方式
总结
参考资料





前言 幽门螺旋杆菌是一种生存在胃部的细菌,由于有引起胃癌的可能性,以及其高感染性(印度人感染率69–75%,华人45–60%,马来人8–43%[1]),越来越常被大众关注。

可是绝大多数的人对幽门螺旋杆菌的认识都有所缺失,因此这篇文章将对幽门螺旋杆菌进行简单的介绍,好让大家可以对幽门螺旋杆菌有基本的认识。





简介
幽门螺旋杆菌是于1982年,由Robin Warren和Barry J. Marshall发现,两人也因这项发现获得了200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
幽门螺旋杆菌(学名:Helicobacter pylori)是革兰氏阴性、微需氧的细菌,生存于胃部及十二指肠的各区域内。它会引起胃黏膜轻微的慢性发炎,甚或导致胃及十二指肠溃疡与胃癌。超过80%的带原者并不会表露病征。[2]
至于幽门螺旋杆菌是寄宿在胃的那个部位,就要先了解胃的构造。



上图就是胃的构造图,顾名思义,幽门螺旋杆菌就是寄宿在胃的幽门部

以下便是幽门螺旋杆菌侵入人体后,对胃黏膜造成的伤害:

① 胃内幽门螺杆菌的鞭毛在胃粘液层内部移动、并附著于上皮细胞的表面。
② 尿素酶遇上黏液中的尿素而产生氨,中和了胃酸。
③ 没被胃酸杀死的幽门螺杆菌在黏液层进行增殖。此外,趋化因子将周围的其他幽门螺杆菌引来。
④ 幽门螺杆菌产生的各种分解酵素破坏了黏液层,让失去黏膜保护的上皮细胞发炎(参考图中央)。此外细菌分泌出的VacA等毒素(右)、透过IV型分泌装置注入上皮细胞的反应器(effector)分子(左)对上皮细胞产生伤害,让发炎的症状恶化。




感染途径 基本上幽门螺旋杆菌是通过食物以及饮用水进行感染,因此它在没有办法确保干净的食物以及饮用水的国家会更加普遍。除此之外,通过和病人的体液交换也可能会感染上幽门螺旋杆菌。

因此为了避免感染上幽门螺旋杆菌,就要确保干净的食物以及饮用水,尤其要确保卫生良好的进食习惯,如:公筷母匙,以避免家属或熟人之间的相互感染。

一旦感染上了幽门螺旋杆菌,就会逐渐导致以下的结果:





症状 一旦有了胃溃疡,病患就有可能感觉上腹部会有闷痛,有些人甚至会感觉到仿佛有人在钻自己的肚子。通常比较常发生在病患空腹的时候,尤其是晚上十一点多十二点左右,可是一旦摄取食物后,疼痛就会减缓。

除此之外,胃溃疡也有可能导致以下的症状:
腹胀打嗝不感觉饿…

杨紫琼事件有感

图片
简单的说,事件就是下面这则新闻:
杨紫琼出席大马华社活动声援政党遭抨击

我真的蛮好奇的,如果今天她站台的是民联的话,还会发生“网民普遍认为杨紫琼不应该出席参与声援政党的活动”的事情吗?

是,我知道很多人都很讨厌BN,我知道很多人都希望BN完蛋,我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可是这就代表我们高人一等吗?这就代表我们拥有批评他人政治立场的权利了吗?

我们今天追求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希望民联上台执政?不就是因为我们希望民主、向往民权吗?

那民主、民权的最基本概念又是什么?
“我不赞成你所说的话,可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这才叫民主、这才叫民权!

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选择他/她所属意的政党,这才叫民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讨厌BN的原因不是吗?因为它们剥夺了我们自由选择的权利,可是今天,天可怜见,这些肆意批评杨紫琼女士的网民,我竟无法把他们和BN划分开来。

类似的情绪、类似的言论、类似的暴力,如果这就是马来西亚人的水准,那我会说:

马来西亚人不配拥有民主!

因为一旦马来西亚人拥有民主,那也将会是集体暴力主义的开端!


进一步查看我的其它网站

科博館孫維新教授破除2012末日七大迷思

图片
现在才放貌似有点迟了,哈哈。


YouTube链接


进一步查看我的其它网站

支持同性婚姻,不然Gay會娶走你女朋友!

图片

[翻译]山姆的鞋子

图片
昨天我母亲在脸书上发表了我5岁大的弟弟——山姆穿着一双他自己选择要在第一天上幼稚园时穿的鞋子。

她在商店里向他解释说这双鞋子其实是给女生的。可是山姆告诉她这不重要,因为“忍者也可以穿粉红的鞋子。”

山姆去了幼稚园后,他的鞋子收到了不少的赞美。其他小孩完全没有给与任何负面的回应。

可是,我母亲却从照片中受到了来自亲戚们的20则留言,内容是关于这样的鞋子有什么样的“问题”,以及这双鞋子会怎样“影响他的人际关系”,而最为激烈的留言则来自我的姨婆,“这会让他变成同性恋。”

我母亲就把照片删除了,然后告诉山姆他可以穿任何他想要穿的去幼稚园,只要这是他的选择。如果他要穿粉红色的鞋子,他就可以穿。

山姆这才向她解释,他不是因为那双鞋子是粉红色才喜欢上它们的,他喜欢它们是因为它们是“用斑马制造的”,而斑马正是他最喜欢的动物。:)

当一群大人可以从一班幼稚园孩儿身上学到人性的一课,我们的社会又该说些什么呢?

来源


进一步查看我的其它网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