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日星期一

一个运动员的意外受伤(转)


本文转载自:中国报道周刊

2008年8月19日于浙江象山

作者:唐成

  8月18日,刘翔退出北京奥运会110栏小组赛,宣告了承载着13亿国人的期望正式破灭。看惯了上世纪末风靡大陆的港台爱情片中男主角或女主角临阵逃离婚礼的人们,仿佛成为影片中的弃妇或弃夫而难以接受亲眼见证刘翔转身离去的事实。瞬间的惊愕,随之而来的是哗然、漫骂、理解、同情……不同的声音通过网络、电视、报刊肆意地表达着,显然事态的怪诞和严重性远远超出了一场体育赛事的本身。

  然而,我相信,在北京时间2004年8月25日凌晨02:49刘翔以12秒91的成绩夺得雅典奥运会110栏冠军之前,大多数国人也和我一样对 110栏是怎样一项运动而知之甚少。这颗在2002亚运会上冉冉升起的体育明星,当时并没有给我过多的震撼。他在雅典夺冠前就被可口可乐公司邀请作广告代言人的事实,也只不过增加了我对这家跨国公司犀利眼光的钦佩。随后的四年里,特别是2006年7月3日,他在洛桑以12秒88的成绩打破尘封了十三年之久的世界纪录,创造了一个黄种人在短距离径赛项目的奇迹之后,刘翔的名字俨然成为承受了百年屈辱的华夏民族重振雄风的旗帜,他的每场比赛似乎都事关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由于对阿尔贝.加缪笔下的莫尔索有过多的迷恋,我对时事的理解常常显得自己像一个民族或时代的“局外人”。我时常悲观地认为,一百多年前的外族侵略留下的心理阴影仍不可思议地根植于我们基因中。因此,我宁愿把眼前的刘翔比之清末爱国武术家霍元甲。

  肉体上的压迫因实力的差距而很难在短期内改观,但精神上的压迫往往通过一件事的成功或一个人的出现而立即改变。正如拌嘴的男女为男人强大还是女人强大争执不下的时候,女人只需列举武则天、穆桂英等成功女人的名字而不管男人如何善辩最终也只能偃旗息鼓一样,长期遭受外族压迫的清末国人迫切需要精神上的超越,于是霍元甲成为时代的英雄并至尽受人景仰。

  现实中,亿万国人期待精神突破的心理成就了刘翔——运动员卧薪尝胆而成功后的归宿往往是成名得利,而将他推上神坛的却是我们的媒体和广告商:前者以缔造神话来求取报道噱头,后者则是赤裸裸地名钱交易。不可否认,他们都是成功者。

  关于刘翔退赛的原因,我不想作过多的猜测而宁愿相信这只是一次简单的意外而巧合的受伤。倘若这次退赛能将刘翔请下神坛、回归宁静、重返赛场,也不失为一大幸事。一个神话破灭之后是否会出现另一个神话?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没理由将长期压抑的小国民思想粗暴地强加于任何一个人身上而让他承受举国的期待和焦虑,更不该用快餐的方式获取某些方面的精神满足。毕竟,我们不再是倍受欺压的落后小国。大国的崛起也不仅仅是物质上富足,更是民众心智的成熟。

没有评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